新世界花園小區違建亂象背后物業扮演啥角色?

  “城管不是過來幾次責令他自拆嗎,為什么如今期限都過了,那樓頂的違建還是沒有拆,還有工人在施工。”6月12日,有市民再次來電向南國都市報舉報,關于新世界花園小區雋江庭N4樓頂一戶業主在樓頂違章亂搭建的情況,并對該違建沒有得到及時拆除一事表示質疑。
 
  海口亂搭亂建現象早已不是稀罕事兒,近年來“鐵錘行動”也砸掉了不少違章建筑,違建亂象背后的監管執法乏力、不作為也曝光了不少,發生在新世界花園小區業主樓頂違章搭建,轄區新埠街道城市執法中隊已經現場認定,屬于存在破壞承重柱以及未經規劃許可,擅自改建擴建建筑物的違法行為,并兩次下達通知,責令自行拆除、恢復原狀,違章建筑依舊屹立不倒,到底是業主太頑固還是執法鐵錘太綿軟?
 
  海口違建現象由來已久,但在全市上下全力以赴開展“雙創”,以零容忍的凌厲之勢治理各種違章行為的當下,不僅頂風違建現象不止,而且群眾舉報后執法遲遲不見效力,未免有點說不過去。執法部門回應違建不止一處正在全面排查,筆者倒認為,全面排查固然是必須的,但已經發現、認定并反復下發整改通知卻不去監督執行,坐等業主自拆,不知還要等到何時?如果全面排查發現違建卻又無法執行到位將其拆除,排查的意義豈不是又要打折扣?
 
  從城管執法部門透露的細節來看,新世界花園小區亂搭建現象并非個別,由于該小區物業監管不到位,造成原來有多戶業主都在樓頂上加建改建,這就讓人不能不詰問,作為小區業主花錢雇請代為管理、服務的物業,對極少數業主樓頂亂搭建行為有沒有盡到應有的勸阻、制止義務?抑或是在其中扮演了放縱、助推的角色?一段時期以來,無論是沙霸、水泥霸的橫行,還是小區安全缺保障,幾乎都有物業見利妄為、無利不為的影子,違建瘋長背后是否存在物業貪小利而罔顧大多數業主利益的情形?
 
  城市環境、秩序、形象需要各個方面、全體市民共同維護,業主、物業、監管執法一個都不能少。新世界花園小區違建如何處理,執法部門能否挺直腰板,我們拭目以待。二是如何從制度、監管等層面促使小區物業回歸本位、承擔起應有責任,以更好地維護小區整治、和諧、守法秩序,有關方面顯然有必要進一步做出反思和措施跟進。(范子軍)
 
  相關閱讀
 
  海口新世界花園小區亂搭建 2次自拆期限過了都沒拆
 
  南國都市報6月13日訊(記者胡誠勇文/圖)“城管不是過來幾次責令他自拆嗎,為什么如今期限都過了,那樓頂的違建還是沒有拆,還有工人在施工。”6月12日,有市民再次來電向南國都市報舉報,關于新世界花園小區雋江庭N4樓頂一戶業主在樓頂違章亂搭建的情況,并對該違建沒有得到及時拆除一事表示質疑。
 
  據了解,根據市民的舉報,6月1日,南國都市報曾率先曝光了新世界花園小區雋江庭N4樓頂一戶業主違章亂搭建的行為。當時,轄區新埠街道城市執法中隊的執法人員趕到現場后,初步認定,現場存在破壞承重柱以及未經規劃許可,擅自改建擴建建筑物的違法行為。由于當事業主不在現場,執法人員現場出具了《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》和《責令停止違法(章)行為通知書》等執法文書,張貼在違建建筑物上,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違法行為,并要求于6月3日前自行拆除改建擴建部分,并恢復原狀。
 
  可6月3日,有媒體記者對此事進行追蹤時卻發現,該違建業主根本無視城管責令整改的通知,其不僅沒有在限定期限內自拆,還讓工人繼續施工。原來該建筑只立了一座建筑主框架,如今經過搶建,這里已經安上了多根鋼梁,而且鋼架上還上了漆。
 
  針對這一情況,新埠街道城市執法中隊執法人員再次出具了《案件初查通知書》、《責令停止違法(章)行為通知書》和《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》等執法文書,張貼在違建建筑物上,責令當事人立即停止違法行為,并要求于6月9日前自行拆除改建擴建部分,并恢復原狀。
 
  如今,6月9日這一整改期限又過了,6月13日,記者再次來到這里發現,該加建的鋼架結構建筑依舊還是沒有拆除。對此,轄區新埠街道城市執法中隊指導員林聲勇表示,該樓頂違建如果拆除的話,需要高空作業,這需要多部門配合才行。“我們中隊該走的執法程序已經走完了,并且已經將情況向美蘭區城管局匯報,至于最后如何處置,目前還沒有得到上面的指示。”林聲勇表示。
 
  13日上午,記者將此事反映給了美蘭區城管局后,美蘭區城管大隊大隊長蔡勇馬上帶隊趕到新世界花園小區,經過現場調查后他表示,他們每天接到的投訴都比較多,之前他并沒有特別留意到關于該樓頂違建的投訴,經過此次他現場查看,雋江庭N4樓頂明顯違章的地方就是亂搭建鋼架結構建筑。由于該違建建在樓頂,目測比較堅固,下一步,他們準備叫專業工程隊來現場查看,評估拆除的難度,再做決定。
 
  針對雋江庭N4樓頂違建逾期未及時拆除的問題,美蘭區城管局局長林浩解釋稱,這當中可能正巧碰上高考和端午期間,城管有其他的任務,所以有所耽擱了。他同時表示,目前,新世界花園小區存在亂搭亂建的地方不止一處,由于該小區物業監管不到位,造成原來有多戶業主都在樓頂上加建改建,目前美蘭城管對此正在進行全面的排查。

光華星城小區命案墜樓的10歲女孩不幸身亡

 
 
  涉事小區福田物業。 視覺中國 圖
 
  5月27日,澎湃新聞從安徽蕪湖皖南醫學院弋磯山醫院證實,經過9天的不斷搶救,“光華星城小區命案”事件中墜樓的10歲女孩不幸身亡。
 
  5月17日晚,蕪湖光華星城小區一對夫婦被該小區物業一工作人員持刀入戶捅死,夫婦倆10歲的女兒隨后被發現高樓墜落,生命垂危。
 
  5月23日,蕪湖市公安局官方微博@平安蕪湖 對此通報:5月16日中午11時許,犯罪嫌疑人周某某女友的一條寵物犬在光華星城內,被害人周某駕車不慎軋死,后雙方協商賠償事宜未果。17日19時許,周某某攜帶兇器竄至周某家中,將蔣某與周某殺害。作案后,周某某在門外撥打了110報警電話稱:“自己殺了人”。
 
  通報稱,接警后民警迅速趕到現場,在樓道內將犯罪嫌疑人周某某控制。隨后,根據受害人女兒可能還在屋內的線索,民警在門外多次喊話,表明身份,并回撥室內電話,但始終無人應答。在專業人員打開門后,民警與120急救人員迅速進入室內,在醫護人員查看受害人傷勢的同時,民警在室內尋找受害人女兒蔡某某,但未果,后在一樓草坪處發現受傷女孩。隨即120將其送至醫院救治。
 
  案發后,犯罪嫌疑人周某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 
  事件發生后,當地居民對女孩系“自行跳樓”還是“被嫌疑人逼迫乃至扔下樓”爭論不止。截至發稿,女孩墜樓的具體原因尚未定性,蕪湖警方也未進行通報。

柏林春天小區物業的新規定——不給快遞車進小區


各家快遞公司都被堵在門外
 
  “有你的快遞,物業不給進,麻煩你到小區東門拿一下。”剛放下電話,懷孕八個月的郭女士要抓狂了。昨日奶瓶、孕婦裝、嬰兒服“集中”到貨,卻碰上柏林春天小區物業的新規定——不給快遞車進小區。“這大中午的,我都來回跑了三趟了。”挺著巨肚的郭女士滿身是汗,癱坐在樓道里直喘氣。
 
  孕婦老人頂烈日排隊取件
 
  家住柏林春天小區的郭女士向本報投訴說,這條新規定是從本周開始執行的。原本小區的快遞都能送到家,最近由于物業對門禁系統進行升級改造,便開始對快遞車說“不”。
 
  “一中午我就接了3個電話,全都是讓我到小區大門口取件。”郭女士說,她曾向物業反映,能否考慮到她有孕在身,“通融通融”讓快遞員送貨上門?但物業的回復是——除非是大型物件,類似奶瓶、孕婦裝等小件只能到門口自行取件。
 
  火辣辣的太陽照射在水泥地上,5輛快遞車一溜排擠在小區東門外,地上堆滿了剛到貨的大小包裹。快遞員頂著烈日挨個給業主打電話,通知他們到小區門口來取件。
 
  “太麻煩了,孩子們白天上班,灶上還做著飯,我得一個人來取。”一位頭發花白的老奶奶火急火燎地奔過來。
 
  “我在這兒耗了倆小時,就送出去10個件。”圓通快遞員小范抱怨,過去整個小區50多票快件他90分鐘搞定。現在“守”一中午還不一定都能等到人。
 
  物業回應怕車速快嚇到老人孩子
 
  這個交付八年多的小區,為何突然對快遞車“禁止入內”?昨日記者采訪了柏林春天小區物業辦,據負責人張主任透露,他們主要是出于業主安全和規范管理的角度,從這周開始不再允許快遞車進入小區。
 
  “部分快遞車車速快,橫沖直撞的,容易嚇到老人和孩子。加上停車不規范,有些草皮都給軋壞了。”張主任表示,“拒絕快遞車進入小區,得到了90%業主的支持。”
 
  既然90%的業主都贊同,也就是業主委員會已經通過了?還是之前張榜公示過并做過調查統計?面對記者追問,張主任解釋說,該小區的業主委員會目前還在籌備中,他個人還沒有業主委員會的聯系方式。此外,迄今為止他們也沒有就快遞車禁止駛入小區專門進行過公示和調查。
 
  張主任認為,目前部分業主的困擾主要是由快遞員造成的。“我們不給車進,沒說人不給進啊,是快遞員不愿意將車輛停在小區門口,然后步行進小區送件。”他同時表示,既然業主網購時給快遞公司交了運費,就應該找快遞公司據理力爭,要求送貨上門。
 
  “如果是只有三四棟樓的小區,我們可以步行送貨,可是柏林春天有近20棟樓怎么送?”順豐快遞員孫祖彬認為物業公司給出的解決辦法太不現實。
 
  業主質疑不具備條件就“一刀切”
 
  昨日記者在該小區門口隨機采訪了數十位前來取件的業主。
 
  家住10棟的李先生認為,小區物業是在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,“粗暴”而簡單地將問題一刀切,一條“禁”令就滅了原本送貨上門的方便。他舉例說,小區至今沒有安裝智能快件箱,小區物業提供的代收服務更缺乏安全保障,“沒有柜子,沒有鎖,所有的快遞都堆在臺子上,誰來了都可以抱走。”
 
  19棟的徐女士透露,自己是做公司業務的,每天都有大量的貨物送到,現在卻要她一趟趟下樓自己搬運,實在匪夷所思。
 
  圓通快遞員小范告訴記者,就在前幾個月,已經有兩家快遞公司的快件放在物業辦公室丟了,“每個快遞員都賠了1000多塊。”他說,由于柏林春天的物業代收服務根本不驗證收貨人的身份,丟快件很常見。所以也難怪,各家快遞員寧愿蹲在大太陽底下挨個打電話,也不愿意送到物業代收,“除非業主人在家半小時內就下樓取。”
 
  擅自拒絕快遞車入內屬違規
 
  昨日記者從安徽省快遞協會了解到,類似柏林春天小區禁止快遞車駛入的情況,在合肥并非這一家小區。
 
  “《安徽省郵政管理條例》、《安徽省人民政府辦公廳關于促進快遞業發展的實施意見》中都有明文要求,小區物業應該配合解決‘最后一公里’通行難問題。”安徽省快遞協會表示,如果未經過業主委員會的決議,物業擅自拒絕快遞車或快遞員入內,已經屬于違規行為。
 
  針對柏林春天小區物業提出的安全問題,安徽省快遞協會表示,他們也一直要求企業在小區內駕駛快遞車要避讓行人,對快遞員做好培訓教育,一旦出現事故更要及時履行賠償責任。
 
  “我們快遞業提供的就是門到門的服務,物業沒有理由拒絕。如果實在不給進,我們也會要求企業通過設置快遞柜、聯系商超代收點等其他方式送件。”省快遞協會一位負責人透露。本報記者 文/圖

春蘭花園小區業主維權遭數十黑衣人圍毆

  業主因反對小區中央綠化帶建高壓變電站欲維權,竟被身穿物業保安制服的十來人圍毆。日前,為將打人兇手繩之以法,并解除小區與物管公司的合約,白云區春蘭花園數十名熱心業主一起來到小區業委會,要求業委會主持公道,誰知業委會主任避而不見。至此,春蘭花園部分業主代表表明態度,對業委會和物業公司已經失望,將采取其他途徑維權。
 
  小區中央綠化帶要建高壓變電站
 
  5月19日,春蘭花園業委會張貼告示,指出春蘭花園周邊商鋪用電專變設施陳舊,曾引起過商鋪電線起火,需要擴容改造。業委會和物業公司在5月得到白云區供電局批復,擬予同意。但“新的油浸式變壓器不能安裝在地下室”,所以只能設于業委會辦公室北邊至垃圾房之間的空地。
 
  新快報記者昨日來到春蘭花園現場看到,擬用于建設高壓變電站的空地,位于小區中央綠化帶位置,業委會辦公地點一側,現用于停放車輛,但此處距離最近的春蘭花園居民樓只有十來米遠。春蘭花園業主代表向記者表示,建設高壓變電站對人體健康百害而無一利,更何況建設在小區居民生活中心區,且滿足的并非居民用電而是小區外商鋪用電,對此,業主“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”。
 
  十多名黑衣人圍毆一名業主
 
  6月18日,熱心維權業主張先生(化名)等人擬針對高壓變電站一事,向促成此事的主要當事方業委會表達訴求,并準備了抗議標語和橫幅。當日上午9點45分左右,張先生和維權業主李小姐(化名)等一行四人,來到業委會辦公地點門前空地,張先生剛從車內拿出準備好的宣傳標語抵達現場,瞬間被十幾人圍在中央毆打。在李小姐等人向記者出示的視頻中,十幾名黑衣男子將張先生團團圍住,拳打腳踢,張先生招架不住最終摔倒在地,誰知道黑衣人趁勢壓住張先生繼續毆打。面對拍攝視頻者大聲疾呼“快報警”,黑衣人無動于衷。
 
  由于黑衣人毆打業主,此次維權不了了之。張先生等人告訴記者,這次毆打造成一名業主肋骨骨折,多名業主不同程度受傷,幾部手機被摔壞。
 
  李小姐告訴記者,6月18日打人事件發生后,業主馬上報警,并向派出所民警指認打人者中有物業保安隊長汪某等人,但直至昨日,案件仍未有進展。6月25日上午,數十位業主再次來到業委會門前,表達“與現物管公司解除合同”等訴求,但從10點到11點,春蘭花園業委會一直大門緊閉,從窗中向內望去,空無一人。多名業主撥打業委會主任黃某某的電話,提示音一直為“您撥叫的用戶不方便接聽”。
 
  物業回應

  “別有用心者想取而代之”
 
  記者昨日在春蘭花園內發現,小區巡邏保安所穿黑色制服與視頻中打人者制服一模一樣。
 
  對于此次事件,物管公司廣東匯灃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隨后發表公開信,除詳細介紹物業在2010年至今為小區所做貢獻之外,著重強調小區內“不和諧”的聲音系“別有用心”者所為。并稱:“鬧事者張某(被打者)長期不居住在小區,因為他有一個物業公司,他想趕走我們物業公司讓自己的物業公司進來做……并承諾跟他一起鬧事的李某(李小姐)等人一些職位……”
 
  對上述指控,張先生等人予以堅決否認。李小姐自稱是大學教師且表示:“不知道是承諾給我什么職務,還能有我現在的工資高?”

婁門街道相門社區第二支部的小區編外物業好管家

  劉殿柄,今年已81歲高齡,是婁門街道相門社區第二支部的老黨員。熟悉他的居民,都親切地稱他為小區編外的“物業好管家”,為東環五村、六村這2個老小區的業主,做了許多好事。
 
  想方設法增加車位
 
  東環五村、六村,是始建于上世紀80年代的老新村,業主為小區停車難而煩惱。
 
  劉殿柄,作為這個小區業主委員會的委員,覺得自己有義務為解小區停車難,做一些事情。老劉常在小區走走,做私家車車主的工作,請他們不要在小區亂停車。老劉說,幾年前,小區發生過一起火災,因車輛隨意停放,穿行,消防車無法進小區滅火。同時,老劉在小區各個停車處點車數,究竟停有多少車輛,再看看小區是否還有停車的潛力可挖。經老劉細心地觀察,小區北面靠近小游園的地方,有一塊空地,小區樓前,在不影響消防車輛進出的前提下,也可安排零星車輛停放。物業管理部門采納了老劉的建議,經業主委員會討論通過,利用靠近小游園的空地、樓前等空閑地方,增加了15個停車位,緩解了小區停車難。
 
  解業主各種居住之憂
 
  小區業主有什么居住的煩惱,不直接找物業,而是找熱心的老劉幫助解決。因為老劉是小區業主委員會的委員,與物業的關系也比較融洽。
 
  東環新村57幢地勢低,每逢雨天積水,影響居民出行。東環新村老新村改造,忽視了這里的積水問題,逢雨仍然積水。老劉利用老新村改造回頭看的契機,向相門社區、婁門街道老新村改造現場辦反映,得到了重視。有關部門在57幢鋪設下水管道,并開挖了一個窨井,逢雨不再積水。
 
  有家住戶向老劉反映,他家出現了白蟻,請老劉幫助消滅白蟻。于是,老劉到現場查看,尋找白蟻的源頭在哪里。經老劉細致地查找,發現白螞蟻的源頭,在與這家住戶隔壁的小區業主委員會辦公室。白螞蟻來自小區業主委員會辦公室的木門。老劉請求物業管理部門,由物業出資,更換了新門,再進行白蟻消殺,徹底消除了白蟻對周邊住戶的影響。
 
  老小區樹木長得越來越茂盛,影響居民采光通風,住戶們找老劉這個物業“編外管家”幫忙。物業因管理經費有限,對大片修剪樹木,難以承受。老劉也理解物業,他建議對采光通風影響突出的部位,加以局部修剪。物業接受了老劉的建議,出資對影響比較嚴重的幾家住戶外的樹木,加以修剪,受到了居民的好評。

76號小區物業正式撤離 居民拿著鋸子怒鋸門鎖

 
 
  7月21日,新都區外南街76號小區,物管撤離。回家的居民自己取鎖開門。
 
  物業訴苦:長期虧損,少數人不交管理費,支撐不下去了
 
  20日,成都新都區外南街76號小區物業正式撤離。很快,引發了一系列的“蝴蝶效應”——大門無人看守、垃圾無人清掃、開車進出門都得下車自行抬桿放行。甚至,有業主深夜被關在門外后,拿著鋸子怒鋸門鎖。
 
  業主吐槽物業公司不遵守代管一年的約定,而物業公司則訴苦稱:“本來就長期虧損,少數業主又不交管理費,我們支撐不下去了!”
 
  深夜被關門外 他怒鋸門鎖
 
  李文(化名),是新都區外南街業主,在附近一個藥店上班。20日深夜11點過,他下班回家,卻遭遇了一場被關在小區門外的尷尬。
 
  “當時小區大門緊鎖,喊了一陣,也沒人理我。”李文說,剛開始,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后來臨街的鄰居告訴他,新成立的院委會怕物管走后,影響小區安全,決定晚上11點后鎖門。
 
  在關在門外20多分鐘后,李文憤怒了,對著鐵門高聲喊道:“再不給我開門,我要把門砸了。”說完,李文回藥店拿了一把小鋸子,開始奮力的鋸門鎖。“可能是后來驚動了鄰居,有人也不知道從哪里找來鑰匙,幫我開了門。”李文說。
 
  開車出入 須自行抬桿
 
  21日中午12點過,華西都市報記者來到新都區外南街76號小區。小區大門半掩著,門內不遠處有一個為汽車放行的橫桿,門衛室空無一人,監控正在運行著,材料、鑰匙則擺放在門衛室的桌子上。
 
  記者注意到,有居民開車出門,都要提前下車,先抬起橫桿,打開鐵門,駛出小區后,又下車放橫桿,關鐵門。“沒得物管,簡直太麻煩了。”一位車主在完成這一系列的動作后,獨自抱怨起來。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業主則說“這么熱的天,垃圾成堆的話,到處可能都能聞到臭味。”
 
  物業稱長期虧損 無力支撐
 
  為何物管會撤離小區?該小區墻上一張公告作出了相應的解釋。
 
  擬這則公告的是成都好當家物業服務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好當家”),長期以來,好當家是該小區的物業。其在公告中稱,在今年3月先后向小區院委會、新都南街社區提出退出申請后,6月30日,好當家本應正式退出該小區管理工作。但考慮到小區還未找到新的物業公司接手,在社區與院委會的強烈挽留下,好當家答應暫時代管。
 
  同時,在征得社區和院委會同意,并通過對小區全體業主進行意見征求后,將物業管理費調到了0.8元/平米。但代管后的一個月,收費情況沒有改善,仍有部分業主拒絕繳納物業服務費,物業長期處于虧損狀態已無力繼續支撐。因此,好當家決定于7月15日正式撤離。
 
  對話物業公司:“沒簽任何協議我們不存在違約”
 
  華西都市報:為什么突然撤離了?好當家物業董先生:這個小區是一個廠的家屬區,我們之前管理一直是虧損狀態,但之前工廠會給我們一定補貼,現在這個工廠被收購了后,補貼也沒了,我們無力維持下去了。
 
  華西都市報:不是說要代管一年么?
 
  好當家物業董先生:我們的財務報表顯示,今年1到6月,我們就虧了6萬。這種情況下,6月,我們還有2607元的物業服務費沒收到,1924元的水電氣費沒收到。
 
  華西都市報:小區業主要求你們回來,你們打算怎么辦?
 
  好當家物業董先生:5月份,我們提出要退,在沒找到新物業的情況下,社區出面委托我們代管一年,現在我們無力維持下去了,我們也沒有簽訂協議,所以我們不存在違約。
 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吳柳鋒 實習生周滋浦攝影劉陳平